当前位置:返回主页 > 代孕百科 > 代孕妈妈口述 >

代孕妈妈口述

代孕给我带来了快乐


作者:代孕 发布时间:2013-09-11

我是在25岁那年开始认真考虑当一名代孕母亲的。当时,我在一篇报纸新闻上阅读到代孕的问题,觉得这是一个人可以为同类所做的最伟大的事业。虽然当时人们都对代孕妈妈这个词非常敏感而又陌生。那时的我已经离异,独自带着两个女儿生活,4岁的莎莎和1岁的薇薇。对怀孕和带孩子的感觉,我非常喜欢。如果没有两个女儿的话,我真不知道自己会有多么难过!我毫不犹豫地拨通了代孕中介机构的电话。该机构给我寄来一份表格。后来,我又和一名工作人员进行了长谈。她问了我许多刁钻古怪的问题,目的是想证实我是否完全了解当代孕母亲是怎么一回事,当然,最关键的是,我在生了孩子之后,是不是舍得把孩子移交。

  我记得我当时对她说,我在怀两个女儿期间,从来没有过那种割舍不下的感觉。强烈母爱是在我以后给她们喂奶、搂抱着她们才产生的。我从来没有自己再多生孩子的想法,我一直想要女儿,现在已拥有两个女儿,完全如愿以偿。就我而言,我的家庭是完美的。不久之后,中介机构通知我,我已经被加入代孕母亲的名单里。接到这个消息,我高兴极了!我开始把自己要当代孕母亲的计划告诉周围的人,但是由于现在人的封建思想我只告诉了几个人母亲对我非常支持。我惟一没有告诉的人是父亲。我知道,他连试着去理解这个问题的耐心都不会有。

在中介机构给我送来一份10对夫妇的名单之前,我并不知道急切盼望孩子的夫妇究竟有多少。工作人员告诉我,由我决定选择为哪对夫妇代孕。但到了最后,我却难以取舍,拿不定主意。于是,常和我接触的工作人员告诉我,她一直在考虑着我和一对夫妇的情况,觉得我们非常合适。她把对方的电话告诉了我,让我和他们联系。

 

 结果,我和对方妻子一开口说话,就觉得紧绷着的神经放松了。和她通话,就好像是和老朋友聊天一样。我们聊啊聊啊,整整聊了3个小时,直到过了午夜,才依依不舍地放下电话。

  对方30多岁,绝经期就提前到来,因此她和丈夫无法通过正常途径——甚至是试管授精法生育孩子。

  我们通过见面、聊天的方式彼此相互熟悉了3个月时间。对方的妻子想弄清楚我是否愿意把十月怀胎的孩子交给她,而我则想弄明白她是否愿意接受一个不是她身生的孩子。与此同时,我也希望知道如果孩子有什么问题的话,他们会有什么反应。我发现他们的态度十分明确坚定:无论孩子怎么样,他们都会接受。

  3个月的熟悉期结束的时候,我告诉对方,我很乐意尝试下去。我们决定立即开始代孕工作。

  他们夫妻来到我家,丈夫把精液射入一个特别准备的管子里,我把管子拿到楼上卧室,为自己授精。不过,我第一个月没有受孕。我们决定等3个月之后再试。第二次十分成功,我一下子就怀上了身孕。那是1995年3月份,我在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对方。他们接到电话立即就哭了起来,我也忍不住跟着哭了。当时,我们情绪都很激动,也很兴奋。我第一次感到,我不仅是为他们生育一个孩子,而是帮助他们创造了一个完整的家庭!

  1995年12月20日,我在家分娩了一个男孩。在我通知孩子的父母分娩阵痛开始后,他们立即赶到了我家。分娩相当顺利,只花了一个多小时。医生根本没有把孩子放到我身边来,而是直接把他交给了孩子的母亲。

  一切顺利结束,我真是如释重负,长长松了口气。孩子个头不小,我把他生下来费了不少气力。当我看到对方第一次抱着他们的孩子喜极而泣时,我也心潮澎湃。我没有抱过这个孩子,也不想去抱他,因为孩子是他们的。